rzt7 p114 aso4 jadc ycq8 n77z 61d1 eye4 gk48 wi68
天籁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妃常霸道 > 第五百三十九章 人性本恶
    这个女人每天将自己打扮的很精致,就是为了等她的丈夫回来,可是她不知道,她的丈夫已经和别人结婚生了孩子了,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爱情对于他们,那只不过是一段过往,一段回忆。

    她每天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只是希望她的老公能够回来,她一直憧憬着哪一天他们还能够重修旧好。

    可是早上出门的时候,她还像以前一样,朝着外面看了一眼,这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和月的车子,看到欧阳和月那么好看,她的嫉妒醋意又一下子涌出来,对他老公的那种愤怒,就已经无法压制。

    她逼迫欧阳和月挪开车子,就是因为内心过不了那一关。

    现在她满脸的狼狈,一嘴的鲜血,原本还想要同情她一下,可是想到她刚才因为自己的悲惨命运,竟然狠心的去打坏皇妃的车玻璃,还想要用锤头打皇妃,这一点儿就证明她有些丧心病狂了,这种人,将自己的悲惨遭遇想要转嫁到别人身上,这是不可以原谅和同情的。

    原本是想要让她承担责任的,法师看了看欧阳和月的车玻璃,又看看她那个精神状态,想了一下,她大声喊了起来,“来人啊,来人啊,这个女人疯了,她将我的车玻璃打坏了,还要拿锤头砸我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那个锤头又回到那个女人的手里,她看着周围的人围过来,看热闹的人好多,住在这附近的人,都知道这个女人的故事,知道她遭遇了背叛,知道她遭遇了婚变,也知道她变的有些古怪,经常会跟停在这里车子的人吵架。

    可是谁也没觉得她是得了精神病,或许大家都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,经过法师这样的大声一喊,大家似乎也都觉得她的反常大概是得了精神病吧。

    再看看他手上的锤头,她那个样子,再看看法师旁边的车子,车玻璃已经碎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知道她是谁吗?她的家人呢?”

    法师一脸惊恐,娇小的身材此时显得她更是处于劣势,急需保护。

    她穿着的高跟鞋此时倒是派上了用场,平时可以用来增高,此时可以用来装弱,她一边后退着,一边一个“不小心”脚下一扭,差点儿摔倒。

    “她看起来病的很严重了,应该是要去医院治疗的,这样只会伤害到别人,对她也不好啊。”法师的身边立刻出现了一个男人,高大威猛的一把将她捞了起来,对捞了起来,法师那娇小的不到一米五的身材,面对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,可不是一把捞起来吗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儿吧。”那个男人是附近居住的一个体育老师,以前的时候也因为停车,和这个女人有过冲突,今天看到法师也被欺负了,他正好休假,陪妻子出去游玩回来,就过来拔刀相助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法师连忙感激的说道。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,最后一致决定,将她送进医院治疗,不管她是疯了,还是抑郁了,反正一定是要送进医院的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那个女人似乎是回过神来,清冷的脸上露出恐惧,她挥舞着锤头,“我不要去医院,我没病,我不要去医院,我没病。”

    她大声的喊着。

    她的这系列的反应,更加说明她有病,让周围的人后退了好几步,但是更坚定了大家以后为了保护自己,而将她送去治疗的心。

    几个身高马大的男人,主动上前,“小巧啊,知道你一个人过的很累,很辛苦,可是你老公也不会回来了,你这样子只会伤害到自己,何苦呢。不如去医院看看,好好的治疗,回来之后找个好人嫁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为了那样的男人值得吗?他毁了你的一生,可是他过的很幸福啊。你这样子为难自己,又有谁会心疼呢。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相劝,希望这个叫小巧的女人,能够自己想通,为自己的未来考虑,可是她却像是看到鬼一样,不断的挥舞着锤头,“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终于她被那个体育老师一把拢住,夺下了手中的锤头,有人打了电话,叫了车,准备先将她送去医院做个精神鉴定,然后让她住院治疗。

    说实话法师看到她挣扎的挺厉害的,看着也挺难过的,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,就好像是抓小鸡一样,将刚才面对手无寸铁的欧阳何月的那个女人,塞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可是同情这种有心理疾病的人,就是对其他人的不负责任啊。她有心理疾病就该去看病,看完病出来还是可以正常工作和学习的,虽然她这样做有些自私但是说实话,她还是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儿。

    处理完了这里的琐事,她让保险公司的人,将欧阳何月的车子开去维修了。

    欧阳何月躲开那个女人之后,抱着可可就直接躲到了法师家里,苏木元正在家里做饭,看到抱着可可进来的欧阳何月赶忙放下了手头的活儿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孩子怎么哭成这样,高敏呢?”

    苏木元想要伸手接过孩子,可是可可因为受到惊吓,紧紧的抱着欧阳何月的脖子不撒手。

    “算了,待会儿她就上来了,刚才在楼下遇到一个精神不是很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欧阳何月没多说,只是简单的提了一下,就赶紧哄孩子了,苏木元给可可拿了一个小花卷之后,就停止哭泣了,孩子只要有个玩具,有个糖果,很快就不会哭了,他们幼小的心灵还是十分的单纯,并没有被污染。

    “前几天不是说,有个学校学生被人砍伤了吗。我就是觉得心疼那些死去的孩子,无辜的孩子。看不起那些,受了恶人欺负,却只会去欺负更弱小的人的人。”

    欧阳和月一边说着,一边给可可倒了一杯温水,这孩子刚才哭了半天,得给他喝点儿水。

    “你说,他们自己受人欺负,那种感受自己最清楚,他已经算是弱者了。为什么还要去欺负比他更弱小的人,还是人吗?没能力自己好好的给自己一个正当的光明正大的,站在众人面前的能力,不去好好的拼搏,让当初欺负他的人后悔。却去伤害比他更弱小的人。”

    苏木元叹息了一声,“因为人性本恶吧。”